沙县小说

69.栽了(1/2)

  梅七沉沉地吐出一串烟圈,随后掐灭了手中才燃了一半的烟,他的身旁已经堆了十j根没chou完的烟蒂。

  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他回想起之前的画面,那个nv人的脸,一种后悔的情绪在他x腔中弥漫,经久不散。

  的确,她手里捧着的是一颗心脏,他说的是真话,但是,他没说的是,那是一颗猪的心脏。而不是人类的,或者说,她认为的某个男人的。

  一般普通人的确分不清楚,但是他是法医,所以能力足够分辨。

  他不知道她经历过什么,但是根据他的敏锐直觉和逻辑判断,她应该深ai着一个男人,而沐亦生正是把握了她这个弱点,蓄意吓唬她,或者是威胁,这次是吓唬,很难说下次会不会就是真的。

  真可怜,梅七觉得这个nv人真的很可怜,而且她总是能把自己搞得那么可怜。

  梅七掏出烟盒,准备再chou一根烟,却发现里面已经空空如也,他手指收紧,将掌中的烟盒揉成一团,看着手里这纸团,如同自己此刻的心境,纠乱如麻。

  忽然,听到一声开门的动静,从走廊那头传来,他其实一直在安静关注那头的动静,故意走这么远,是为了不让自己有跟刚才小九一般破门而入的冲动。

  他跟小九不一样,他要顾忌兄弟,姜老大跟他老婆之间的事儿,旁人合适cha手吗?不管他们的婚姻到底实质为何,法律上来说,人家就是夫q,嘿,目无法纪的他,什么时候又在乎起了这些条条框框。

  梅七扯出一记戏谑的笑,朝那边走过去,看看什么情况。

  姜倾白y沉着脸,目光幽深,看起来心情很不好,梅七见他这副表情,不知为何,心情竟有些愉悦。

  “你进去看看,那个nv人昏过去了,还有,她有一条手臂脱臼了,你注意一下。”

  梅七的心情瞬间又沉了下去,看吧,这个nv人又把自己整这么惨。

  犹豫了一下,姜倾白又补充了句。

  “我把她抱到床上,盖了被子,可能她下面还要上点y。”

  闻言,梅七觉得自己的心情更差了。

  “老大,虽然说是洞房花烛夜,可也要悠着点啊……”他情不自禁脱口而出。

  果然,姜倾白若有所思地望了他一眼,不过他没再多说什么便转身走掉,手里还夹着个木匣子。

  梅七望着行se匆匆离开的姜倾白,深深地从x腔中挤出一口郁气。

  c!g他p事,他费哪门子心啊。

  桃花大病了一场,入夜后发起高烧,脑子都烧糊涂了,半睡半醒,神智模糊不清。

  梅七一直在旁边照顾着,给她换额头上的ao巾,拿温水给她擦拭身t,听她呢喃着一些令人似懂非懂的只言p语。

  她似乎还重复叫了会儿十块钱?

  谁欠了她十块钱么?呵呵……她生病的时候还要不停地念叨,她如果醒来,他可以给她一百块,或者一千块,一万块?

  好像之前第一次见面他也问过她多少钱,他愿意比她的雇主出双倍的价钱来包她。

  当时她说自己是非卖品,拒绝强买强卖。

  那么换做现在呢,这个nv人会不会用恨不得宰了他的眼神瞪着他,或者不屑一顾地走掉。

  倒是她现在躺在床上昏迷不醒,他还能守在她身旁,就只有他们两个人,仿佛她是属于他的。

  对了,他还对这个nv人说过,她会是属于他的,让她记住他。

  梅七以为只不过是一场新奇的猎艳,没想到发展到现在,他却不知不觉泥足深陷,而这个nv人,却压根没把他放在心上,甚至是眼里,他连入她的眼,都算不上。

  不甘吧,如此不甘心,在心里堆积太久,他终于还是用了不入流的手段得到她,可是为什么得到了她的身t,他还是这么不甘心?!

  梅七真不想承认那个字,就算他对这nv人亲口说出来,恐怕她也不会相信吧,他这个登徒子下流胚,觊觎她,不择手段得到她。

  夜很漫长,但是梅七却希望能够再长一点,好让他想清楚,怎么办?

  他该怎么办?他该拿这个nv人怎么办?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